您的位置:主页 > www.7780999.com > 梦见自己没穿衣服走在大街上怎么办?

梦见自己没穿衣服走在大街上怎么办?

发布日期:2019-09-10 02:44   来源:未知   阅读:

  不过,凹叔前几天的梦都不是这些,而是一个特别的地方——敦煌。大唐盛世结束之后,中国边陲的大漠之间的绿洲所在,多种民族割据冲突之际,一个宗教与艺术的巅峰——莫高窟的诞生之时之地,一边是无边战火,另一边是佛像的飞翔,这样的梦境很过瘾吧?也很累。

  这是因为,前两周到昨天,我读了一本关于晚唐时代敦煌“归义军”的历史小说,连续读了十几天,读起来特别艰难。

  这部小说里面,需要记住很复杂的人物关系,有节度使与朝廷的关系,有瓜州归义军与回鹘王以及其他边疆民族势力的关系,有敦煌三大家族之间的关系,还有前任节度使(太保)与现任节度使(尚书)的关系,还有现任节度使第一个夫人与第二个夫人以及她们所生的儿子之间的关系……

  简单说来,就是乱世的争斗+莫高窟的奇迹修建+一代枭雄们的梦境用曲线纠葛在了一起,比如尚书在出兵回鹘途中,突然癫疾复发,梦见了天王,梦见了鬼兽,也梦见了白色羚羊,他从床上奋起,用长枪投杀了羚羊,醒来时发现,自己倒在了帐外的沙漠之中,混沌又孤独地趴在贴身侍卫的腿上……

  真实与幻境,在一个乱世、在一个奇迹诞生的地方,显得格外有魅力,而连接这一切的,被作者巧妙地处理成了一个个的梦境。

  读完小说之后,凹叔马上产生了“阅读后遗症”——每天在凌晨,天色将亮之时(因为凹叔睡得晚,这是我的个体生物钟与地球生物钟交战的时刻),在混沌时刻,反复把小说中的人物与梦境温习一遍。

  似乎想探究明白,丧乱之世,人们陷于普遍性焦虑的时刻,内心究竟有多少纠结与解脱之道。以至于,每次挣扎醒来,都口干舌燥,头脑昏沉,似乎经历过一场兵变,特别辛苦。

  于是,凹叔找到了前一个月,与超级畅销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作者高铭老师的一次谈话。这次谈话的主题,就是他刚刚推出的新版《人人都能梦的解析》。

  在凹叔看来,这一本书是他作品系列的“根源之书”,因为这是向精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致敬之作,同时又注入了高铭老师本人的系统理解,以及无法替代“以梦试法”的个人体验。

  其实,凹叔年轻的时候也记过梦,一次是上初中时,因为痴迷上了文学创作,想用梦来替代自己的想象,但记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废弃了。

  还有一次大约在十年前,我的工作突遭变故,混了两年,无所事事,天天喝酒,喝到神志不清了,但人在青年,总是想着自己要做点东西,却做不了。只能每天早上,把梦记下来,我觉得可能那个事对我来说是自我续命,希望能够把这些东西记下来,希望这些东西能够让我看到我自己的一部分,它们很多是关于童年、少年时代的梦,但特别碎片化,每个梦叙述出来都不超过500字。

  可是凹叔在看高铭老师的《人人都能梦的解析》时发现,他所记载的梦,都很完整。怎么这么厉害?

  高铭老师说,没那么厉害,其实也很苦逼,因为当时他答应了出版社要编译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本来以为是一个深入了解弗洛伊德的机会,工作学习两不误,结果一上手就发现,真是入坑了,他说“我发现自己简直经历了一场八个月的噩梦。我面临着几十个版本的《梦的解析》。你不但要读,你要读懂,你还要查出它的问题来,你还要在你自己的版本里把错误纠正过来。”

  比如——“不停地去查证,甚至为了一个词去查证,因为它里面有时候列出一串词来,它说这串词读是起来相近的,在我看来,这些词完全不相近,比如矿泉水、汽车、盆栽,哪相近了?其实这完全是翻译版本所带来的问题,这些词的英文也不相近,完全没关系,然后我一查,德文这些词是相近的,从德文看发音真的非常接近。”

  最漫长煎熬的时候,有一次他连续工作了6小时,才写了2000字,真是一场漫长的噩梦!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高铭老师发现,连他这样专业的心理方面的作者要彻底搞懂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都这么痛苦,那何况是普通读者呢?

  要知道,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也是获得过歌德奖的作品,文笔也非常优美,如何让中国读者在读弗洛伊德的原著之前,能够有一个铺垫,能够快速了解他的精髓,这就诞生了这本《人人都能梦的解析》。

  凹叔:高老师,这部作品中所提及的案例里面有没有一些跟自己隐私相关的梦,只要谈弗洛伊德,都有谈性,谈羞耻这些东西吧?

  凹叔:那我们聊聊普通一点的,比如脱光衣服走到大街上,这种类型的梦。好像梦见这个的人还不少呢。怎么分析?

  高铭:男性做这种梦要看是什么情况,如果彻底脱光了是一种情况,如果穿着上衣、下面不穿(我统计的很多数字都是只穿着上面,但很短,盖不住下面),你觉得是为什么?这就是源于小时候的性暴露。

  高铭:是这样,中国的传统观念重男轻女,有一种性炫耀,就是男孩百天的时候经常光着屁股拍张照片对吧?有的时候我们穿小肚兜,其实也是性炫耀,女孩就不会有。这种东西我们经历过,有一部分忘掉了,但其实也有相当一部分已经植入到我们的脑子里了。

  高铭:是我们在长辈面前的时候,其实他是一种逃避责任的状态。但问题是,做这个梦的时候你通常已经是成年状态,你是逃避不掉责任的,所以它是一个双重的、夹杂着羞耻感的、想逃避却逃避不掉的纠结状态,特有意思。

  高铭:女性不一样,女性很多是。我统计过很多女性,你不能让我举出实例,因为牵扯到隐私。我只能说我统计了大概有7~8位女性,她们大多是梦到,很少有只穿一件的时候。

  高铭:公共场合。或者说是一些变相的裸露,比方说裤子破了自己不知道,或者说生理期弄脏了衣裤自己却不知道,这些就是典型的女性焦虑,因为男性不存在这种焦虑。

  我有一篇短文就叫《一个梦》,只有几百字,里面讲述的梦境是这样的:我梦见一群人去打鱼,然后打上一条奇怪的金黄色的鱼,那条鱼是方的,是方方正正的,它的叫声非常大。当时我们一群人都傻了,当中有人说:这种鱼叫龙鱼,它是不咬钩的,只能是被误打上来的。这条鱼在出水之后,你不把它打死的话,它就自己慢慢死掉,最后萎缩成泥鳅那么大小,你如果把它打死的话,它的惨叫声就像牛一样。然后就没有了。现在回想起来,会觉得这个梦很像《山海经》。

  凹叔:高老师,说到焦虑,还有一个典型的梦。比如说我经常会梦到回去高考,哪怕毕业10年了还是会梦到。我问过很多同学,他们基本上都做过这个梦,而且这个梦是从读大学的时候开始,不断反复。

  高铭:考试的梦其实也是一种代位,是一种压力转移的代位。我们上学都有重要的一关就是考试,考完试之后面临的就是能嗨一阵是吧?至少不那么紧张了,其实你想,这个过程,因为你面临的是那个临界点,过了那个临界点一切都ok,你的所有焦虑全在这一件事儿上,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就是一种焦虑表现。

  你的所有焦虑全在这一件事儿上,没有其他更多的。其实它有好多种解读方式,其中一种就是,我需要处理眼前这一件事儿就ok了。

  高铭:这里面的情况是,它有各种元素列在里边,因为我们是社会动物,我们大概经历的都差不太多,没有太大分别。比方说我们去念书吧。考试的确在我们童年时期给我们心理压力极大。如果说有一个人从来没上过学,他可能对考试就没有那么焦虑,所以它有一个范本式,这个范本式源于我们社会的同质化。

  但是,它里面元素是单个解读的,不能作为范例来讲。元素化是什么?它是标准范例,A元素跟B元素组合起来必定等于C元素,但在梦里这种东西不成立。

  高铭:《周公解梦》是标准的元素化处理,梦见小孩就是有小人,梦见棺材了就是要升官,梦见上楼梯、下楼梯就是升了、降了诸如此类。你也不能说它片面,因为在那个时候讲求历史唯物主义,人们的认知就这么多,是正常的,人们只是企图用某种方式来解决梦境的问题,就是这样的。

  这种解梦的方式是拆分开梦中的各种元素再逐一加以解释—就是说每种元素都有其特定的所指。

  我们经常梦见“小人儿”就是这类解梦法中的一个元素。例如,有人梦到一间房子里停着口棺材,而一个小孩站在门口挡住做梦者不让他进去。 用“元素解梦法”来解释的话,先会进行拆分,然后再组合。

  凹叔:你这本书里面,开篇用了非常长的篇幅来写弗洛伊德的一生以及他的理论发展,他应该算是天才+勤奋的典型。尤其是他患了口腔癌之后,做了60多次手术,期间不断修改著作,撰写论文,直到他最后一刻,太让人敬仰了!你是不是以他为榜样?

  高铭:他口腔癌是自己作的,因为他抽雪茄。雪茄是不往肺里吸的,它只在口腔里转个圈就出去了,但那是原烟草,里面没有什么添加剂,可能就有点儿酒和糖,所以它产生的危害比普通烟要大很多。

  高铭:这个与他的出身有关,他是犹太人,犹太人的确是聪明,你必须承认这点。但他面临的是一个排犹的世界浪潮。当你被外界所排挤的时候,你肯定会向内发展、做到极致。极致是什么?因为它没办法向外扩张,它只能向内对自己不断地深挖。

  高铭:对,其实他后来性格偏激也是因为这样。弗洛伊德的著作都是批判性的,为什么?因为他不满,所以他的学术里、他的著作里、他的观点里都多多少少带有批判性。他只能用批判性的角度来释放自己,他做不到别的。

  凹叔:在你这本书里,谈到了他第一次到美国演讲,全场雷鸣般的掌声,让他孤独的学术观点受到了巨大的鼓舞,为什么呢?

  高铭:哈哈,这是美国人的性格,老美就是这样。我跟你说一个搞笑的事儿,我一个朋友跟我说的。当时他带着他小孩在迪斯尼玩儿,然后在迪斯尼排队的时候,前面有一个人就喊了一声:“有没有两个人的?”,一帮老外都带了一大窝人,就他带着他小孩两个人,“我,我是两个人”,然后他带着孩子从后面挤到前面,他说,“我天,那帮老外就开始吹口哨、鼓掌、欢呼”。他绕开人墙过去,两边就夹道欢迎又鼓掌,他傻了,至于吗?他们情绪全部外泄,而且放大。

  凹叔:那弗洛伊德在生活上有没有其他的一些不同的,比较浪的一面有吗?比较出格的一面有吗?

  高铭:我想一想,我当时翻的传记翻了好多。其实也算是有,比方说他就是那种类似于强迫症或者说是控制狂,如果照现在的话来说,他的属性是偏S属性,这个我不往歪了猜,我就说正常的。

  后来伴随在他身边重要的人是他女儿安娜,但有这么一个强势的老爹,她甚至都没法嫁人。这就是他强势的一面,而且安娜要整理弗洛伊德交给她的东西乱七八糟的稿子,基本上算是他的私人秘书。我想有两个原因,安娜可能是继承了他的一部分知识,懂他,能整理出来。然后第二,也跟他爸的这种霸道有关系。

  我觉得日常生活中,他不会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但是话说回来,就是你觉得有些人高冷,那些人只对你高冷,但他对有能力的人、对比他强的人还是很尊敬的。

  凹叔:我从你的书里看到,感觉他对荣格特别好,还要搞”禅让“,把世界精神分析协会主席的位置让给荣格。为什么?

  高铭:他很欣赏荣格,为救旅客紧急放油17吨 东航一航班再现紧急生命,其实应该说是羡慕。你看荣格的那个心理学派就带浪漫主义色彩。你想过没有他的背景?荣格的背景,从小不缺钱,他老婆当时是瑞士首富的女儿,超级有钱,啥都不用干,到哪都不用住酒店,全住自己家别墅、自己家庄园,就夸张到这个程度。

  所以他的很多东西都带玄学,他的理论特别受东方女性的欢迎,为什么?它是非常浪漫、非常玄妙的一些东西,说出来都是似是而非的,就跟推背图似的,他点到了你”似是而非“的那个点,你觉得高潮了,爽了,但实际上他说啥了吗?没有说。另外,他还认为女性是浪漫主义的本体,就是“本浪”。到最后的时候,荣格的有些东西,你甚至不能当理论来看了,例如《东洋冥想的心理学》,就已经是奔玄学的路上走了,看得我一头雾水。

  高铭:包括他后来解禁的那个《红书》出了,他坚定地认为自己在世的时候不应该出版这本书,要死后50年才出这本。那本书很多人看完后说,他就是一个标准的神棍。他自己也认识到这一点,他不敢外放,因为太玄了。你可以把它当作神话的注解本、圣经的注解本,然后自己对梦的完全个性化理解的注解本,不牵扯到心理学,甚至还多多少少跟克苏鲁神话相似:背后的、强大的、无尽的、未知的力量,对吧?

  所以荣格处在从没有受过任何歧视、没有受过任何压迫的优越背景下,一辈子过得嗨爆了。

  凹叔:谢谢高老师,希望我们的读者也像荣格那样爽,不受歧视、不受压迫,一辈子过得嗨爆了。

  我并不打算从史前文明时期的远古人类对梦的看法说起,因为那太遥远了。同时那也不具有考证性的依据,所以那部分我们放弃,仅仅从古文明时期说起。

  对于“梦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古代东西方的主流看法是一致的:梦是某种预言。

  东方,东亚和东南亚以中国为核心(没办法,这些地区受到中华文化影响),对于梦的“预言性”基本可以从做梦的第二天延续到那个“预兆梦”之后N年。就是说:梦的预兆性可以从第二天出门捡钱,延续到若干年后的变故。至于这里面的巧合性,其实不说也罢,而且我也真的不想用统计学来说事儿。

  另有一种解梦的方式是把梦拆成碎片分别解释。比方说梦里出现了小孩或者个头矮小的人—那么这预示着将来会遇到小人;假如梦中绕开了那个矮小的人,则“预兆”未来会躲开小人;如果老兄你在梦中把那个倒霉家伙掐死了,则“说明”将来会战胜小人,诸如此类。而梦的其他部分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当然,假如你充分强调梦中其他事件或者场景的话,那么解梦师一定也会有其他说法来解读它,但无一例外的都会是预兆。而对于这种预兆的说法我认为其中有一部分还是值得一提的,那就是:暗示。

  还是举例说明吧。就刚才那个“小人”的梦来说,假如你非常相信解梦师所说的,那么肯定会把梦中那个倒霉家伙跟现实生活中某人进行影像重叠……而这其中的问题我相信读者都能看出来。对于这种暗示我们用个非常好的成语就能说明—“疑邻盗斧”,就是暗示及自我暗示的结果。说起来《周公解梦》就是一本很好的暗示书籍,例子这里就不举了,这本书 至今都卖得非常好。

  对于上面提过的两种解梦方式,我几乎可以肯定每一位读者都有过这种经历—很可能还是很多次。而中国古代所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算是唯一理性的说法了。

  至于西亚,其实同东亚相差也不太多,有很多的发音联想及词句双关。对于这点,阿尔弗雷德·罗比泽克及考古学家雨果·温克勒都曾有过很深入的研究。而西亚各类文献中很多梦的例子让我很纠结到底写不写,因为我们必须熟悉西亚的语言文字才可以理解其中的意义,否则绝大多数读者将面临看不懂,而我也没办法来彻底说明的尴尬境地。经过再三考虑后,我决定还是用东方的例子来说明。

  拿中国来说,我国古代人认为梦到棺材跟升官有关……这一方面展示出词句发音方面的联想,另一方面也暴露出一种社会心态—当官,是个很靠谱的事儿。而实际上西亚在解梦过程中,对于梦中所出现的词语联想,跟刚刚提到的“棺材”—“升官”大同小异。而且,第一章所提到过的弗洛伊德“指环门徒”的核心成员—费伦齐也关注过这点,并且有过相关论文发表。现在看来,我们可以说那时候对于梦的解析是愚昧或者迷信,但这也没办法,毕竟当时自然科学不发达。

  在古希腊各种艺术作品及神话传说中就能看到很多,我相信绝大多数读者对此都不会陌生—大到诸神的战争、生死,小到宙斯流窜到凡间玩女人,基本都先通过梦做了提示性说明。看来命运之神很厚道,先提个醒再办事,你要是不听那就活该了。不过,同样,在西方也有一些对梦理性的解释出现。例如,亚里士多德就认为梦是一种精力过剩的产物。他所说的“精力”是一种对白天发生事情的未完结状态所产生的遗憾或者怨念或者牵挂,出于这种情绪,当事人在梦中则会把那件事情继续下去。非常有意思的是—这点和我们后面要说的有些接近。另外,亚里士多德还观察到梦会把一些来自身体上的知觉扩大化,并且在梦里反映出来。例如,一个人睡觉时胳膊某些部位有些热,那么在梦中则会扩大为“做梦者整个泡在热水里或者干脆就在火堆旁边”。若你是个医生,想必一定会对这点认同的,因为梦中的确能反映出一些身体上的病灶或者疾病所带来的不适,当然只是一部分情况而已,同时还得强调:这仅仅代表某一种梦罢了。

  总的来说,东西方都对梦的“预兆性”抱有浓厚的兴趣,并且归纳出大致两种途径的解梦方法:第一种是“整体象征解梦法”。这种方法是完整地看待梦,把梦中所说的一些零碎事件作为某个未来将发生事件的场景特征来定义。例如,《圣经》提到的约瑟夫对法老某个梦所给出的解释就是这类的,法老梦到:“先出现7头健硕的牛,然后又有7头瘦弱的牛出现,它们把前面7头健硕的牛吞掉了。”约瑟夫就对法老解释这个梦说:“其实它在暗示埃及将会有7个饥荒的年头,并且预言这灾荒7年会把以前丰收7年的所有盈余耗光。”(选自《梦的解析》第一章)可以说这是一个相当典型的运用了“整体象征解梦法”的例子。

  而另一种是“元素解梦法”。这种解梦的方式是拆分开梦中的各种元素再逐一加以解释—就是说每种元素都有其特定的所指,前面提到的梦见“小人儿”就是这类解梦法中的一个元素。例如,有人梦到一间房子里停着口棺材,而一个小孩站在门口挡住做梦者不让他进去。用“元素解梦法”来解释的话,先会进行拆分,然后再组合,那么梦的含义就是:你可能会升官,但是有小人阻挡了你。

  前人留下的这两种解梦法很显然并不能让弗洛伊德满意,他曾在《梦的解析》开篇中就明确提出过质疑:

  “以上所介绍的这两种常用解梦方法很明显都是极不可靠的。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象征解梦法’在应用上有限制,根本不能广泛适用于所有的梦。而‘元素解梦法’的关键在于那个‘元素解读词典’是否可靠。正因如此,人们很容易站在一般哲学家与精神科医师这边,认为这种梦的解释是无聊的幻想。”

  但梦真的就是无意义的吗?或者像一些人坚持的那样“梦只是单纯的肌体反应罢了”吗?

  想想看,我们能接受别人的话里有话,我们能接受电影画面背后的内涵,我们能接受小说、绘画中的深刻意义,我们能接受装扮举止的意味深长,为什么到了梦这里,有些人就突然变得如此狭隘呢?做梦的不就是平时话里有话的人类吗?不就是拐弯抹角的那些人类吗?不就是创造出电影内涵的人类吗?不就是为小说、绘画植入了深刻含义的人类吗?难道不是吗?那为什么到了这里,到了人类的梦这里,有些人却不愿意承认梦有隐藏的意义呢?为什么这个时候就把梦归纳为“肉体反应罢了”呢? 但假若梦真的是某种预兆,那为什么不直接表达而充满了谜题式的隐喻呢?难道真的是半仙们所说的“天机不可泄露”吗?假如有人继续坚持“预言解梦词典”的意义,那么,请告诉我,依据是什么?那些对比判定又是怎么来的?请不要说因为梦中孩子比成人小,所以就是“小人”……

  不过,即便对前人的解梦方法不满意或者严重质疑,我们仍旧要感谢前人对梦的重视,感谢他们对梦所做出的种种解读及尝试。因为正是他们充分认识到了梦境的神秘,并且足够重视梦的意义,我们今天才能坐在这里展开这个话题。也许他们所做的那些,到如今并没有能够给予我们一个答案,但毋庸置疑,他们是打开人类心灵世界的拓荒者,没有他们的披荆斩棘,对于梦,我们至今都将一无所知。

  让我们说回来。前面那句神秘的“天机不可泄露”其实说对了一半,因为不可泄露的不是“天机”,而是“人机”。

  梦,并非单纯的是那种“精力过剩”和“肉体反应”。我们的梦,是如此晦涩,它隐藏了太多东西,也的确暗示了太多的东西—也就是说:梦,是通往一个神奇世界的大门。假如你对此好奇,那么,让我们迈出第一步吧。我也许不是个完美的“导游”,但是我会认真负责地带你走遍必要的景点,绝不中途拉着你奔商场购物并且你不买东西我就骂人。请相信我,这将是非常有趣的一趟旅程。

  高铭老师充满感情地描述了弗洛伊德郁郁不得志的青少年时代,理论一次次受到批评打击的时刻,一直坚持努力到《维也纳日报》连续6年刊登他们小团体讨论的沙龙,到震撼心理学界与大众的辉煌时期,以及到了他罹患口腔癌依然坚持写作的晚年。一个充满个性又立体的“弗洛伊德大神”站在我们面前,特别有力量,又充满真实感。

  然后高铭老师系统地阐释了弗洛伊德理论,如何运用他的方法,来帮助我们科学地解析梦境,以及辨析不同时代,不同背景下的人们的梦境的异同。

  最重要的是,就像凹叔刚才佩服的地方,高铭老师自己连续8个月,在半梦半醒之间《等梦来》,持续地记录着自己的梦境,并运用弗洛伊德的方法来逐一进行解析,其中还有不少关于高老师自己的小秘密哦。

  这本书,是一群误入歧途的天才的故事,也是一群入院治疗的疯子的故事。这本书,是作者高铭耗时4年深入医院精神科、公安部等神秘机构,和数百名“非常态人类”直接接触后,以访谈形式记录了生活在社会另一个角落的人群(精神病患者、心理障碍者等边缘人)的所思所想。这本书,是国内第一本具有人文情怀的精神病患谈访录。在与精神病患对话的内容里涉及到生理学、心理学、佛学、宗教、量子物理、符号学以及玛雅文明和预言等众多领域。表现出精神病患看待世界的角度和对生命提出的深刻观点,闻所未闻却又论证严谨。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本文采编:袁复生;本文编辑:渣狸;监制:袁复生。如需转载开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问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问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分隔线----------------------------